北京同志会所,北京同志,同志会所

搜索

走进北京东单公园同志基地(图)

2014-7-20 09:19| 发布者: bjtzw| 查看: 2713| 评论: 0

摘要: 北京同志浴室都奉命关闭了。东单尽管是一个闻名世界的同志活动场所,但是在外人看来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园,当然它就名正言顺的不再关闭之列了。正是因为没有其它同志活动场地了,所以来这里同志格外得多,使这里显得 ...
北京同志浴室都奉命关闭了。东单尽管是一个闻名世界的同志活动场所,但是在外人看来它只是一个普通的公园,当然它就名正言顺的不再关闭之列了。正是因为没有其它同志活动场地了,所以来这里同志格外得多,使这里显得比过去更加的热闹。
8月10日北京是一个闷热的日子,天上的太阳不是很暴烈,还有一些云层覆盖,但是给人的感觉却很闷热。上午我在去了“鸟巢”,去了“水立方”之后,又去了天安门广场,以及天安门南池子那里的菖蒲河公园,最后还去了王府井大街。一天的路程走下了我感觉有些疲倦,再加上这种闷热的天气,真有点让我吃不消。于是我想找一个地方歇歇,当然地处王府井不远处的东单公园就成为我想去的目的地了。我想到那里既可以歇脚,也可以窥视,还可以旧地重游,真是一举几得。正是怀着这样一种复杂心情我走进了东单公园。
北京东单公园
北京东单公园

东单公园可以说是我涉足圈子初期,最早接触到的一个同志基地。这里给我的记忆并不十分美好。
记得那年我刚认同了自己同志身份,就从方刚的一本书上知道北京东单这个同志基地。于是在一次初秋出差北京的时候,我有意找了一个靠近东单公园的宾馆。那天接近傍晚的时候我怀着一种既好奇也兴奋的心情走进了这座公园。
因为初出茅庐,对世事知之甚少,也对旁人缺少戒备之心。因此当第一个人给我暗送秋波就一下子掉进了他设好的陷阱。那个东北小伙在敲诈了我的钱之后,还警告我以后少来这里。所以尽管以后我多次去了北京,但是对东单公园给我留下的阴影,使我对这里总是有些望而却步。
今天当我再次走进这座闻名于世的公园,我仍然极力想把自己伪装成一个普通的游人,不想使自己再成为那些敲诈者的猎物。
东单公园是一个开放性的公园,里面各式各样的人混杂。普通老百姓在里面打牌,下棋、唱歌的很多,一圈一群的自得其乐,但是留心观察也可以发现就在这些活动的人群里也一些同志的身影,这些同志大多是不想暴露自己身份又对这里充满好奇的人。当然更多的同志却集中在公园中心区那里的厕所周围。
那一带的椅子上坐的几乎全是同志,他们或交头接耳、或嬉戏打闹、或闭目养神、或左顾右盼,总之他们一看就知道是不折不扣的同志,他们对此也没有丝毫的顾忌,因为东单公园里的一般百姓对这里已经了如指掌,对同志已经见怪不怪了。第一次来东单公园的时候我就是在这里掉进敲诈者的陷阱的,现在时过境迁,物事已非,但是看着这熟悉的场景,仍然恍如昨日。走过那些坐满同志的长条椅,我对那些座椅上投来的异样眼光装着视而不见,尽可能的把自己当成一个随意闯入这里的游人。

山坡上的树丛中可见一些同志在窃窃私语
山坡上的树丛中可见一些同志在窃窃私语


公园里另一处同志比较集中的地方,就是公园东北方向山坡上的树林中。沿着那条不规整的石阶往上行,沿途都能见到一些站着或坐着的年轻人,他们都是独自在这里守株待兔,等着有人来搭讪。如果你经过他的身边,他有可能对你露出笑脸,想吸引你对他的注意。如果你对他还以微笑,那么他会很主动跟你打招呼。据说这其中很多都是做业务的。当然其中也不乏一些真正来此寻找朋友的人。
时间越晚,树林里、小道上的人会越来越多。当我走到山坡北边的一条小道上的时候,一个挎包的青年瞄上了我,他的脸上对我堆满了笑容,极力想靠上前来跟我说话。为了避免重蹈覆辙,我对他的笑脸视而不见,匆匆自顾自的穿出了小道。
当我回过头去,看见他正跟另一个一起再对我指指点点,看见我回头张望,他马上又跟了上来。看见他继续跟了上来,我不敢多着停留,沿着上山的石阶匆忙向坡下走去。
挎包青年尾随我来到山坡下,既想靠近我跟我说话,又怕我反感,所以只好远远的看着我,并以笑脸相迎,希望我能采取主动。过去事件的阴影继续影响着我,我还是当机立断果断的走出了东单公园的的大门,离开了这个是非之地。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

最新评论

QQ|Archiver|手机版|小黑屋|北京同志会所,北京同志,同志会所_北京同志首选和喜爱的网上家园  

GMT+8, 2018-6-20 11:53 , Processed in 0.023002 second(s), 20 queries .

北京同志 北京同志会所

北京同志会所 同志会所 北同

返回顶部